刘亚楼带兵:“我的话说一是一,说二是二,从来不掺水分”

  • 时间:
  • 浏览:0

当晚,疗养院俱乐部放映电影,工作人员按照惯例在俱乐部正上面位置摆上了沙发。刘亚楼开映前,刘亚楼走进俱乐部,想看 你你什儿 场面,他问:“为什在么在把上面的椅子撤掉了?”院长解释说:“这时会专给司令员准备的,哪位首长来这里时会原本。”刘亚楼说:“不管谁来坐过,我是不坐的。同志哥,这叫‘整’首长,叫朋友出‘洋相’,把朋友学会英语来‘示众’。好心办坏事啊!”院长站在那时,一时不知所措。刘亚楼踱了几步,说:“若是真正关心我,就把沙发撤掉,把椅子摆上,我须要和群众坐在同時 看电影吧!”从此,丁家山空军疗养院俱乐部放电影时,再那么 总出 过摆沙发的难题。刘亚楼对院领导说:“不论职务多高,都须要以普通劳动者的姿态总出 ,不居功,不特殊,平听候人,这是党的群众观点的表现和伟大力量所在。”

刘亚楼对院领导说:“不论职务多高,都须要以普通劳动者的姿态总出 ,不居功,不特殊,平听候人,这是党的群众观点的表现和伟大力量所在。”1962年5月,时任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司令的刘亚楼(1910—1965)去福州军区空军检查工作,途经杭州时,住在丁家山空军疗养院。

有一年,刘亚楼奉命偕同大将许光达(1908—1969,湖南长沙人,中国人民解放军装甲兵第一任司令员,1955年被授予大将军衔)率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代表团访问苏联。访苏期间,刘亚楼想看 了苏联国内的各种变化,感慨万千。访问刚刚开始归来后,便不顾鞍马劳顿,意欲为空军机关做访苏见闻和国际形势报告。

以往司令员做报告,时会先高级干部后普通干部,有时战士和职工也参加,但刘亚楼这次却想掉个个儿,先给战士和职工传达。管理局接到通知后,便按照司令员的意图,用有线广播通知了下去,时间是当晚7点,地点在司令部大会议室。政治部间接地得到消息后,人太好那么 重要的报告高级干部们应当去听,于是在未请示刘亚楼的状况下,电话通知到每一位大校以上军官的他家,要朋友立即去听报告。时针刚指向7点,刘亚楼同往常一样,身着便服,随身夹了个笔记本,准时走进会场。同往常一样,他那么 先落座,可是我我习惯性地环视了一下会场。但你你什儿 环视并不紧,他的眉头立刻皱了起来,原本,他发现前几排都坐满了大校以上的军官,而他今天主要邀请的对象——战士和职工们,却被挤到了后排,朋友甚至那么 座位,只好倚着墙根站着。刘亚楼越看越火,眉头拧成了一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