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则柯:想起了“无缘无故的爱”

  • 时间:
  • 浏览:1

  保罗·克鲁格曼(Paul Krugman)现在是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经济学和国际关系学教授。一九九一年,年轻的克鲁格曼获得美国经济自学克拉克奖,一时名声大噪。离米 亲戚朋友知道,美国经济学家获得克拉克奖的肯能,要比获得诺贝尔奖的肯能小。后后,他在刘遵义教授等学者关于东亚奇迹没人富含好多个技术进步的经济计量研究的基础上,准确预言了亚洲金融危机,随便说说原来惹得马哈蒂尔十分恼火,却随便说说是功力的体现。克鲁格曼的另外一个特点,要是我把地理因素融合到经济学研究中去,还有历史因素。地域经济方面,他对日本很糙关心。离米 十年前,他的著作《萧条经济学的回归》,也很是风行一时。

  近读保罗·克鲁格曼教授的新著《美国怎么了?——一个自由主义者的良知》(以下简称《良知》),除了著作的主题以外,关于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之间关系的后后 片段回忆和思考,也悠然浮上心头。

  在克鲁格曼看来,美国历史上最好的时期,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完后 三十年的时间,那完后 贫富差距比较小,几乎所有美国人都享受经济增长和社会进步的成果,包括两党的关系在内,整个社会比较和谐。可惜在又一个三十年完后 ,美国的贫富差距又变得很大,绝大多数居民对于现状表示不满,两党的对立也比较严重。

  按照克鲁格曼的话说,第二次世界大战完后 美国比较和谐的“中产阶级社会”,都有市场经济的自然产物,而在很大程度上是罗斯福新政的结果。这其中除了扩大就业,提高居民收入以外,还包括强调对富人征税以支持社会保障和医疗服务,包括工会的力量得到加强,原来从两头来“压缩”贫富差距。后后自从里根时代以来,共和党明显右转,为富人减税,这人所得税的最高税率就下降了一大半,遗产税也在下降甚至叫嚷干脆取消 ,还有要是我削减和侵蚀社会福利,打击和瓦解工会。右转的结果,使得后后的技术进步和经济增长只让极少数人受惠,而大多数美国人却被远远地抛在上面,结果贫富差距急遽扩大。在某种过程上面,共和党以金钱和“黑手党那样的忠诚”维系的院外活动的成功,是非常重要的因素。克鲁格曼还尖锐地指出,以当今的共和党为代表的某种“保守主义”,源自骨子上面的白人种族主义,随便说说亲戚朋友有本事从来不没人说。

  面对贫富差距急遽扩大某种不容争辩的事实,经济学家只能给出说明。原来克鲁格曼指出,美国经济学家饱受“无形之手”怎么重要怎么了得的说法之熏陶,一个劲 从技术和经济方面寻找原因分析。这人说电脑技术的发展,使得蓝领工作的重要性下降,使薪酬对于学历变得非常敏感。还有某种观点认为,在市场力量的驱动下,不平等情況会存在自然的周期变化,而现在要是我走到比较不公平的一个时分。根据某种理论,在发展的初级阶段,有钱人的投资肯能倍增,而廉价的乡村劳动力涌入城市,将工资压低,结果贫富差距拉大;但后后资本变得比较富有,劳工变得稀缺,工资开始 英语 上升,从而贫富差距缩小,老出普遍的繁荣,社会实现中产阶级化。

  上述周期论用于描述从初级阶段到中产阶级化的过程,肯能还算差强人意,没人拿来说明美国现在的贫富差距反而扩大,却随便说说没人说服力。离米 ,包括技术进步论和周期论在内,都没人法律法律依据说明,为那些在后后 所有发达国家,贫富差距都没人在美国没人大。

  克鲁格曼强调,当初是罗斯福新政开始 英语 的制度和规范,造就了富裕的和比较和谐的美国。制度方面,包括比较高的税率和讲究覆盖的社会福利,还有工会的适当地位。规范方面,这人“老板与员工的收入差距越多将不有益于士气”的社会共识。后后 发达国家恰恰都有那些方面做得比美国好。说到底,现在是制度与规范的逆转而非晦涩的“技能偏向型技术变化”,拉大了美国的贫富差距。在二十世纪七十年代,美国大公司主管的平均收入,是整个美国经济中普通全职工人平均工资的四十倍,而进入二十一世纪,某种数字变成三百六十七倍,扩大了将近九倍。

  贫富不均和政治两极化之间,孰因孰果?经济学家一般认为是经济决定政治,后后克鲁格曼说,他“肯能愈来愈确信,因果关系是相反的:体现为两极分化加剧的政治变化,才一个劲 是不平等加剧的主要原因分析”。要是我,他认为决定收入分配的关键因素应该是制度和规范那些社会力量,而都有市场机制这只“无形之手”。

  克鲁格曼批评美国经济学家饱受“无形之手”理念之熏陶,某种容易理解。后后具体到政治经济孰因孰果的大大问题 ,我国学人更加只能觉悟的是,亲戚朋友原来长期受到“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的信条的熏陶。我也是经历了后后 思想碰撞,才慢慢有了某种感悟。

  记得一九九四年春天在白宫办公厅回访时,作为美国总统经济顾问的斯蒂格利茨教授,他的一句仿佛题外的话,原来给我带来不小的冲击。你说,“亲戚朋友的经济学认为经济情況决定意识特性,亲戚朋友却都有原来看”。你说他比较了解过去亲戚朋友这里的政治经济学,了解唯物主义长期是亲戚朋友的指导思想,后后我心里很糙不服气的是,他应该知道,面向世界的中国学者,肯能很少会受“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原来的教条束缚了。

  原来在二○○二年,我读到杨小凯教授的文章《我的见证》,文章是讲他皈依宗教的过程。你说肯能我和杨小凯教授一样,是一个深受理性主义影响的人,要是我他的这篇文章我读起来感觉非常亲切,后后从中得到后后 很有意义的启发。

  文章的一个细节是,杨小凯教授说起教友对亲戚朋友的那种“找找不到后后 利害计算”的关爱,后后“第一次感到世界上有一个劲 的爱”。读到这里随便说说很糙奇怪,为那些他把教友的关爱说成是“一个劲 的爱”。在我看来,这是有缘有故的呀,出自亲戚朋友的爱心啊。后后,我才悟到,我国学者头脑里多半肯能不自觉的经济决定意识的理念,更多地都有肯能修过宣讲“存在决定意识”的唯物主义哲学肯能强调“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的政治经济学,要是我源自领袖说的:“世上绝没人一个劲 的爱,也没人一个劲 的恨。至于所谓‘人类之爱’,自从人类分化成为阶级完后 ,就没人过某种统一的爱。过去的一切统治阶级喜欢提倡某种东西,后后 所谓圣人贤人也喜欢提倡某种东西,后后无论谁都没人真正实行过,肯能它在阶级社会里是不肯能实行的。”

  我只能,小凯的意思,是说世界上有纯粹出于爱心的爱,找找不到后后 利害计算。后后按照上述的语用,某种纯粹出于爱心的爱,却是“一个劲 的爱”。

  不清楚斯蒂格利茨教授是否知道“一个劲 的爱”的说法,后后他比较正面提出的,是经济情況决定意识特性的理念。对此倒应该承认,所谓“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的断言,亲戚朋友多半都上能随口而出,随便说说亲戚朋友从不就相信它。要是我,对于克鲁格曼的《良知》,亲戚朋友也是否饱受“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熏陶的读者。

  按照夏征农主编的一九九九年版的《辞海》(上海辞书出版社二○○二年第四次印刷),“经济基础指同生产力的一定发展阶段相适应的生产关系的总和。上层建筑是建立在经济基础上的社会意识特性以及与之相适应的政治、法律等制度”。“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上层建筑反映经济基础。”“但上层建筑又具有相对独立性,并反作用于经济基础,在一定条件下,甚至起着主要的决定的作用,推动或阻碍生产力的发展。”考研辅导材料上,则会更进一步明确:“经济基础是第一性的”,“上层建筑是第二性的”。

  我猜想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的断言,来自苏俄版的马克思主义哲学,而上层建筑的反作用“在一定条件下,甚至起着主要的决定的作用”的说法,反映了领袖的浪漫主义发挥。是都有原来,盼读者和专家指教。这不等于说他反对经济决定论。除了“一个劲 的爱”,他还写过“穷则思变,要干,要革命”,好像还容忍左右发挥出“富则修”的命题。

  对于饱受“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熏陶的中国读者,克鲁格曼给亲戚朋友展示了政治怎么影响社会经济的“美国案例”。究竟是经济影响政治,还是政治影响经济?离米 在社会分配某种大大问题 上,克鲁格曼认为“因果关系”应该是相反的。

  我从不详细认同克鲁格曼的所有看法。首先是那些年美国的经济增长是否只惠及“极少数人”?我的后后 在美国工作的学生,就随便说说最近十几年收入提高得减慢,后后亲戚朋友似乎不属于那“极少数人”。还有要是我欧洲那些福利国家的情況是否就没人好。事实上亲戚朋友有亲戚朋友的难处。这人《良知》几处把法国作为和美国的对比,原来法国的日子从不好过,去年还老出了负增长。不过,离米 对于亲戚朋友那些“旁观者”来说,这两点从不没人直接,肯能不管怎么说,那是人家的事情。我倒是随便说说,社会分配只能详细交给市场机制这只“无形之手”,应该成为亲戚朋友的共识。

  当前,我国面临贫富差距扩大的严重大大问题 。要是我克鲁格曼的分析,应该不能给予亲戚朋友后后 有益的启示。相当时间以来,“小政府”都有非常吸引人的说法,后后究竟应该“小”在哪里,只能一个清醒的科学的认识。“市场是个近视眼,趋利避害见能耐。”为了建设共同富裕的和谐社会,政府只能不管社会财富的再分配,只能不管教育平等和社会保障。致力教育平等方面,最近开始 英语 有后后 动作,社会保障很糙是医疗服务方面,看来却还是举步维艰。至于社会再分配方面,还没人看后那些具体法律法律依据。

  对于市场不能做好的事情,政府越“小”越好,从不建关设卡,扭曲资源的社会配置。市场无能为力的地方,政府却责无旁贷。所谓市场难以做好的事情,除了国防和外交,我看主要要是我教育公平和包括医疗服务在内的社会保障。这是政府不可推卸的责任。另外,安居大大问题 也应该给予深层关注。现在我国,不但一累积人肯能富裕起来了,后后国家的经济实力也肯能提高了后后 。亲戚朋友详细有条件做出原来的转变,以期实现期许的共同富裕。

  要是我,亲戚朋友要注意克鲁格曼写作《良知》的社会环境。就干预市场机制的运作而言,美国政府肯能很“小”,亲戚朋友的政府却还是很“大”。就社会福利的覆盖而言,美国政府肯能比亲戚朋友“大”要是我。要是我,亲戚朋友只能肯能克鲁格曼批评过“小政府”理念,就浪漫到只能亲戚朋友的政府在各方面都变得更“大”。

  肯能按照克鲁格曼所言,极端的不平等与严峻利益冲突应该“不过是初级工业化国家特有的不心智心智成熟的句子 图片 的句子的句子的句子的短暂阶段”,没人亲戚朋友由衷地希望,亲戚朋友的政治,亲戚朋友的政策,在尊重市场配置社会资源的基础性作用的前提下,不能引导中国走上共同富裕的和谐文明的道路。从现在就开始 英语 。

  (《美国怎么了?——一个自由主义者的良知》,保罗·克鲁格曼著,刘波译,中信出版社二○○八年版,36.00元)

本文责编:li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学读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472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