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航满:行走在书生意气里

  • 时间:
  • 浏览:0

  一

  1949年12月6日,新中国很久成立,作为你这些国家最高领导人的毛泽东乘坐火车穿越了整个中国辽阔的东北现在现在结束他的访苏之旅,这是他第一次一蹶不振 你这些国家到一个 陌生的地方去,也是他第一次一蹶不振 他的战友们,到一个 遥远的地方。在漫长的旅途当中,毛泽东依然日以继夜的工作,批阅了小量的电文,发表了一系列的谈话。在哪些地方地方电文中,毛泽东密切地与祖国保持着联系,他殚精竭虑、忧思如海地关注着你这些国家处在的历史、现实和未来,甚至在你这些电文中他肯能达到了事无巨细的程度。当他在苏联经过艰苦的谈判争取到苏联的援助很久,马上电告总理周恩来赴苏联谈判,在电文中他很糙的叮咛:“为安全计,无须坐飞机。恩来要乘火车来,路上1五六天是足够的。”而在哪些地方地方电文的最后,毛泽东都以原本的最好的土依据落款:“某月某日,自远方”。

  503年冬天,一个 叫石韩毓海的北大青年教员来到了北国冰城的哈尔滨,他参观了1950年2月毛泽东访苏归来所下榻的住所,并在那里读到了哪些地方地方保存完好的电文原稿。也就在你这些北国冰天雪地中的城市,韩毓海怀抱着一颗炽热的心写下了一篇充满感情是什么 的文章《自远方》。这也是我在韩毓海的作品《天下:江山走笔》中读到的最动人的一个 段落,那是在一个 深更深更半夜,我读完这段话后,真你这些废书而叹的感受,此时月光如水,洒落在我的四周,我是真正被你这些伟大的忧伤所感染,我需用知道是肯能毛泽东,还是肯能韩毓海笔下动人的文字。

  我感到很诧异,在阅读这本《天下》时,常常被作者笔下的文字所感染,那种充满忧伤与抒情的气息固然感动人心,尽管统统的观点我你这些可是认可。但我很奇怪的是在你这些青年学者的血液里,几乎流淌着并与否互相撕裂的感情是什么 ,并与否是忧伤的、抒情的,并与否是愤怒的、批判的,你这些互相矛盾的感情是什么 常常交织在他笔下的文字之中。可是你这些韩毓海,我早就知道关于他的一个 著名的趣闻,那是在1990年代的初期,很久成为北大中文系教师的韩毓海肯能对校园里的你这些问题图片不满而奋笔疾书,写下了一篇轰动校园的名文《北大,魂兮归来》,加快速度有学生将发表后的文章复印后张放在北大著名的三角地,这无疑是一个 怒目金刚、关注现实的青年学者,全版不同于大伙儿儿想象中的那个温情脉脉、畅游书斋的知识分子形象。有时我就想,他说在今天对于一个 知识分子,就需用你这些冰火两重天的性格,一方面大伙儿儿还需用安静的在书斋之中读书做学问,甚至是“为学术而学术”;各自 面,大伙儿儿能够够及时的站出来为你这些社会的现实鼓与呼,成为一个 具有社会责任担当意识的知识分子,也可是具有那种所谓的“学者的人间情怀”。

  二

  我对于今天的你这些学者的不满就在于大伙儿儿从来不了解现实,往往是从书本到书本,大伙儿儿先要 任何的现实生命的体验,更无所谓历史的纵深感了,可是原本的你这些学者却常常鼓噪着积极发言,固然更多的是你这些隔靴搔痒的东西。走出书斋很久,世界原本比书本中具有更丰富的色彩,也更加具有强烈的现实冲击力,充满着还需用触摸的历史质感。在歌德的《浮士德》中,博学的浮士德终于走出了书斋现在现在结束他的精神历险;在塞万提斯的《堂吉诃德》中,酷爱阅读的堂吉诃德骑马带枪,现在现在结束他的理想的征程。现实远远比大伙儿儿在书斋之中来的更具有挑战性。我在阅读这本文集的很久,分明还需用感受得到,这是一个 青年学者行走在祖国的大地之上,但却以他在书卷中获得的知识来试图构建的思考谱系,我不敢说你这些思考具有多么高的现实意义,但我非常赞赏你这些从历史与现实的游弋之中来思考问题图片的最好的土依据。

  在广袤的祖国疆土上行走,以宏大和充满敬畏的历史眼光来思索你这些国家所遗留给大伙儿儿的问题图片。这是并与否时光里中的大历史感,在现实中以宏大的眼光来丈量所面对的问题图片,在历史中以悠远的历史眼光来审视所面对的问题图片,你这些纵横在现实与历史中的大气魄,无疑给大伙儿儿提供了一个 立体的思考问题图片的最好的土依据。从北国哈尔滨到西南香格里拉,从繁华大上海到首都京城,从岭南广州到中原大地,这无疑是一次富含问题图片与激情的行走,用双脚丈量神州,用心灵来体味你这些国家的每一片土地中独特历史价值。在《这美丽的香格里拉》中我读到一个 青年学者对于中国西南地区作为“亚洲的心脏”的香格里拉战略意义的剖析;而在《一篇读罢头飞雪》中对于1840年中英鸦片战争你这些历史的重新解读,广州你这些城市所具有的历史战略意义。哪些地方地方我就耳目一新的论点无疑一定会以你这些独特的思考模式的结晶。行走大地,是一门艰苦的功课,它无须仅仅走出书斋做一次走马观花式的旅行。

  三

  是的,让你建构原本的并与否思考的模式无须仅仅是走出书斋,走马观花或游山玩水是中国文人的传统喜好,即使是心存宏愿,从书斋里走出的学者有难免会心系书斋,少不了遗留着那种天然植物的书卷学究气与畅游山水的文人习性,你这些书生本性使得对于问题图片的思考充满了偏见,韩毓海先生可是例外。诸如他在《大雨落幽燕》一文中对于黄仁宇先生所提出的“数字化管理”的批判,“前些年黄仁宇老先生写了本通俗闲书《万历十五年》,反其道而行之,认为明代崩溃的意味着着是李贽等人的‘文化浪漫主义’和包拯等人代表的‘道德理想主义’作崇误国,而一定会张居正、魏忠贤等的标准化管理造成的专制和体制僵化 所至,此书竟然大受欢迎。而他的欢迎者我需用大致有两每段:第一类是喜欢读翻案文章和通俗演义者,对于哪些地方地方人,我的建议是与其读哪些地方地方书还不如去看电视连续剧;第二类则大不同,哪些地方地方人人数不多,但却是借古讽今,深文周纳,在大伙儿儿看来,今天要在中国建立以‘学术规范’和各式各样‘任务管理器’为掩护的‘治理之术’,那首先就要向明代的张居正、魏忠贤之辈学习,而要害则是学习大伙儿儿如同管理‘数目字’一样管理人的技巧,同需用用坚决打击知识分子中哪些地方地方反对将人与社会等同于‘数目字’的异端——无论大伙儿儿是所谓的‘文化浪漫主义’还是所谓的‘道德理想主义’,无论大伙儿儿是所谓的‘人文精神’还是所谓的‘新左派’,无论大伙儿儿是搞思想史的李贽还是反腐败的包黑脸,反正在今天,这都属于需用‘告别’的‘革命’和要不得的‘激进主义’”,你这些批判似乎具有义正严词和不可反驳的现实理由,然而作者书生意气却使得论断有失轻率,与否对于“道德理想主义”与“文化浪漫主义”治国安邦的反思与批判还值得讨论,可作者无疑忽视了作为数字化管理在具体的历史背景下的现实意义,以及由你这些管理对于处在世界各国残酷竞争中作为大历史背景下的具体环境。还有,作者无疑将数字化管理你这些最好的土依据绝对化了,以便让你这些具有历史先进意义的结论成为冷冰冰的反动思想,一同也先要 体会到当年移居海外的黄仁宇先生面对国家百年以来灾难的创痛,作为一个 炎黄儿女的一腔爱国痴情了。在《消逝的冰川》中对于农村赤脚医生的击节赞叹和寄情其于中国农村未来农村的医疗建设就我就阅读后就感到有你这些一厢情愿的书生气了,再有《卢舍那》中对于河南南街村原本一个 具有共产主义雏形的实验的欣赏也似乎不足英文深入的挖掘和内在的探究而备感有走马观花之嫌。哪些地方地方观点以我看一定会些旧梦重温的感觉,而哪些地方地方乡村实验在中国的失败无须是一朝一夕的事情了,几十年的历史教训怎么么带来的是你这些强烈的各自 怀念?我以为就像栽种的盆景只适合观看永远先要予以小量繁殖与推广,而吃惯了鱼肉的人忽然品尝窝窝头所产生的新鲜也无法使其成为日常饮食的一日三餐。你这些你这些书生气影响了作为学者的思考,是非常令人遗憾的,在书中这些原本的问题图片我还还需用找到统统,因而就感觉到对于一个 问题图片的理解往往失之于片面和简单,对于现实问题图片的批判则不足英文了钱穆先生在《国史大纲》中所强调的面对中国历史问题图片应有的“温情与敬意”,先要 就真的会是充满批判和愤怒的书生意气了。

  原本值得思考的是,在今天的大伙儿儿文学者的文字中所流露出的并与否一同的强烈历史趋势感,也可是大伙儿儿普遍的在笔端所流露出的那种今不如昔的历史感,以及大伙儿儿普遍的在笔端所传达出的那种对于过去某个时代强烈的怀旧感。这他说是中国文人的一个 普遍的情调,在中国传统历史文人中就原本处在着回到尧舜时代的梦想,你这些梦想寄托了大伙儿儿对于现实的并与否不满与批判。康有为的《新学伪经考》不也是并与否托故革新实现理想抱负的典型罢了。但到了五四时期,以鲁迅先生为代表的中国文人则是相信历史的进化的,相信未来始终是比今天好的,今天也无须就比过去差,尽管这也是你这些当今学者所批判的简单的社会达尔文思想,但它至少会给活在今天的大伙儿儿以历史的希望的信心,郑振铎先生曾就此有过一段名言:“而进化论我需用知道们,文科学学时间在前进,在变异的,一个 时代有一个 时代的文学,一个 时代有一个 时代的作家。不顾当代的情势与环境而只知以拟古为务的,那是违背进化原则的,那是最不适宜于生存的,或是最容易‘朽’的作家。”(《研究中国文学的新途径》)对于历史的怀念的原本普遍的底部形态可是表现在对于往昔英雄的崇拜。在当今文人的笔下,我读到的大多是对于五四时期文人英雄的崇拜,在哪些地方地方文人的笔下五四肯能成为了一个 具有句子合法地位的历史神话。而在韩毓海的文章中,我读到你这些青年学者对于作为中国历史伟人的毛泽东的精神崇拜,你这些英雄的崇拜意识使得这位青年人在文章的写作中形成了一个 奇怪的模式,既先是行走在祖国的疆土上,你这些观察和思考一个 历史的问题图片,最后回到了伟人毛泽东的身上,似乎问题图片最终通过原本的最好的土依据就还需用轻松的化作成功防止了。固然历史的僵化 那有原本的简单,对于一个 英雄的崇拜又怎能全版防止历史所遗留给大伙儿儿的所有问题图片呢?但我需用理解具有一颗火热的青春时光里之心的青年学者的良苦用心,诸如《在远方》这篇文章中他让你我需用知道们“无须沾染官僚主义作风”对于防止现实中国的所具有问题图片的历史意义,在《大雨落幽燕》中对于当今中国建设所具有的长远的战略意义的计划与思考,先要 等等一定会作者对于大伙儿儿现实生活的一声声的拷问。由此我就能理解怎么么开篇中所提到的他笔端的文字这般的动人!

  在中国,早有古人讲“行万里路,读万卷书”,现在或许有行万里路的但难有读万卷书,或许有小量读万卷书的但难得能真正具有你这些草根精神的去脚踏实地地行万里路,即使幸运的是两者都能兼顾了,又先要能够摆脱知识分子所天生的书生意气。每每读书,我就想若是真正爱你的国家,爱你脚下的土地,爱和你一同生活的人,先要 我喜欢大伙儿儿浪漫热烈充满担当的书生意气,但我内心里更期待大伙儿儿能走出那个狭小封闭的书斋,聆听这世界上的风声雨声,脚沾泥土的清香,沉静地行走在山水之间,以看似微小的点滴努力为大伙儿儿国家的进步发出各自 思考的智慧云之光!这才是真正的书生意气,意气风发啊!

  《天下:江山走笔》韩毓海著 中国海关出版社 506年1月第1版 35.00元

  原载《中华读书报》506年7月5日,发表时有删节,作者授权天益网络首发全文版本。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文学读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205.html